1. 1
    外派越南!七年級總經理的異文化體驗

    如果要說,有什麼方法是比「出國旅遊」還要更能體驗世界的,那一定就是在國外「直接住下」了。

    目前派駐在越南工作的林翰昀,過去除了在台時曾任職於日商外,也曾經分別在印尼、日本工作過。年紀輕輕已經靠自己本事一路躍升為越南宏全總經理的他認為:「實際去體會國外生活的甘苦,比到處旅遊走馬看花更有意義。」

    立定目標 朝專業經理人邁進

    林翰昀大學時念的是化學系,由於當時看到中國大陸崛起,他預估未來的全球經濟重心會在亞洲,因而老早就以「國際專業經理人」為志向;他認為,如果能夠具備跨理工、商業及多語言能力,將會有助於未來的職涯發展。

    為了加強個人語言能力以及對商業領域的理解,林翰昀多番考慮後,最後選擇進入ITI貿協國企班日語組,以磨練國際職場競爭力。他認為,ITI課程兼具培養語言、商務領域能力,且都經過詳細規劃,正好能一口氣補足自己的不足之處。

    林翰昀分享,「ITI的英、日文課上的都是商業用語;而商業課程則都是請業界著名講師、業師,甚至還有請經濟部、外交部、駐台韓國經濟代表處等官員演講,分享實務經驗。另外,與商業相關的課程如網球、高爾夫、西餐禮儀等,都是在職場中,與客戶social很重要的工具。」

    文化差異值得品味

    多國工作經歷讓林翰昀親身感受了不少有趣的文化體驗,比如:印尼國內多數人信仰伊斯蘭教,在印尼工作,就需要特別留意有關伊斯蘭文化的禮儀禁忌,像是用腳指 東西就是不禮貌的,甚至聊天時鞋尖輕輕踢到前方的椅子或桌子,對方也會懷疑你是不是不尊重他。如果不知道這樣的文化差異,可能在跟對方談生意時連怎麼喪失 合作機會都不知道。

    在越南鄉下,當地人很習慣在路邊的小吃攤,坐著很矮的椅子,點上小吃和一杯冰塊滿滿的飲料坐一下午,「那才是當地人聚會聊天的地方,坐在小吃攤,順便聽聽當地人都聊些什麼,才能更了解他們的思維邏輯。」林翰昀說。

    就像越南的交通看似雜亂,但遇到十字路口要交會時,來自四面八方的機車會自然放慢車速,並在緩慢速度中各憑著神奇的默契互相穿越車陣。「不同文化有不同文化的處世思維,做事的方法也自然不同。」

    跨文化、跨語言考驗智慧

    林翰昀認為,在不同文化環境下生活,最需要的就是「對新事物的處事彈性、學習力和適應力」,且懂得運用英語和當地語也很重要。

    他 說,在外地常會看到不同於台灣所習慣的事物,比起抱怨與拒絕,不如保持開放的心態好好了解:為什麼他們的作法與台灣不同?而在歷經了解的過程,已經是一種 學習。面對工作也一樣,同樣的時間、事件,也許你還執著在自己的情緒裡時,別人卻因為願意面對問題,所以早就想好了解決方法,並且開始解決問題了。

    擁 有多益785分好成績的林翰昀認為,面對跨國溝通最重要的,其實是「不要怕跟外國人說英語,也不要擔心是否有文法錯誤,多聽、多說,英語自然會進步」;不 論和哪國人士溝通,因為口音不同容易造成溝通誤會,「這時候最好利用簡報、白板、與紙本文件等輔助工具協助溝通,降低誤解機會。」

    除了英語外,最好也學些當地語,講得破也沒關係。「在越南你是外國人,他們聽你用越南話跟他們溝通,通常都會感到比較親切。」

    開闊眼界 世界在眼前

    工作幾年下來,除了累積不少國際經理人經驗外,林翰昀也發現自己思考時的視野、格局,不論深度、廣度都與以前不同。「最簡單的就是,以前在台灣工作時,思考的就是台灣市場;出來工作,看到的就是區域、就是世界。」林翰昀笑著說,這是他駐外工作的意外收穫。

    他建議有意朝東南亞發展的年輕人,除了養成適應力、學習力和語言能力外,也應該先確定自己想往東南亞的哪個國家發展。因為東協十國文化各不相同,各有各的特色與禁忌,選定方向後,最好先找去過的朋友進一步了解當地生活、文化,或是透過網路做好功課,才不會有太大的衝擊。

    或 許有些人會擔心,在東南亞工作是否會不適應,林翰昀說,以越南宏全所在的平陽省為例,大家最在意的Wi-Fi都是有的;如果覺得閒暇沒事,也可培養新的興 趣。像他就有朋友開始研究起緬甸玉,也有人鑽研越南咖啡等等,絕對不無聊。「越南已經簽了TPP(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)、以及RCEP(區域全面經濟夥 伴協定),台灣人太受媒體影響,如果不帶成見,來這裡工作絕對能有收穫。」
  2. 2
    勇抱新世界 南向緬甸淘金去


    東協最後處女地,勞力成本低廉,各國商人聚集,卻少見台灣人。
    台灣年輕人勇闖緬甸,不畏叢林法則,吃苦耐勞,闖出一片天。

    緬甸的重要性全世界看到了,各國及大企業集團爭相搶進這塊東協最後處女地。
    緬甸是東南亞最後一個勞力成本低廉國,又緊鄰南亞孟加拉及印度,連成勞動力密集帶,
    已有包括各國的商人聚集,但台灣人始終是少數中的少數。

    台灣對東南亞不陌生,但對緬甸的重要性,一知半解。
    好消息是,未來的「蔡總統」已跨越地理課本以「東南亞」、「南亞」這種相對侷限的方式看待「新南向」,
    把東協與南亞連成一塊,而這些,都是指向未來更大的競爭區塊「環印度洋」。

    因為緬甸重要,台灣年輕人、對岸精英,都來到這裡。
    海外打拚,不是每個地方都講道理,有些地方只有叢林法則。這些,嚇不倒這些在海外的挑戰者。
    「新南向」,早有人開始,他們累積了經驗,他們勇敢擁抱新世界。

    不要臉哲學 淹水暴動照樣衝

    緬甸宏全總經理黃資傑,是合格的救生教練,他學習衝浪精神,努力抓住每個浪頭,展現最好的一面。
    宏全國際集團是台灣最具規模的包裝材料製造商,全台灣有80%保特瓶蓋都出自這家公司。
    黃資傑是宏全前鋒指揮官,困難、吃力,或需要更多耐心的工作,他是最佳人選。
    但他說:「我個性內向。」

    台北醫學院醫務管理系畢業,他參加外貿協會培訓中心「國際企業經營班」,
    2011年進入宏全。黃資傑先在宏全東南亞總部—泰國當主管,
    2014年外派越南廠代理廠長後升任區域大廠廠長,2015年協助宏全設立緬甸包材廠並擔任總經理。
    他成了「違反個性的人」。他有一套「不要臉哲學」,強迫自己變外向。
    他認為儘量幫助別人,事情就會往正面發展。

    沒人要去的地方 我更要去

    2011年起常駐泰國,那年泰國南部淹大水,黃資傑所在地區淹水達1公尺,他從頭到尾完成善後。
    駐泰國期間,越南廠廠長出缺,原因在業務、財務及人事無法整合,
    有衝突、流言,這些在黃資傑眼中「都是機會」。他說:「沒人要去的地方,我去。」
    他從代理廠長幹起,整合員工,最終成為廠長。內憂處理完,卻又遇上「513反華暴動」。
    「513」,黃資傑才29歲,工業區各友廠訊息回報,他對照地圖,暴民離宏全廠房越來越近。
    「我要回工廠,工廠不能沒有主管在」,黃資傑從窗縫中用手機拍攝下驚險畫面。
    所幸「死忠」越南幹部站在廠方及黃資傑這邊,暴民掃過的宏全廠房快速復工,
    黃資傑也報請總公司,決定「513」期間發全薪給員工。

    宏全要開設緬甸廠的任務,也落在黃資傑身上。
    緬甸廠從無到有,黃資傑結合台灣總公司及東南亞廠的支援設廠。
    他說,緬甸飲料市場以每年40%速度增長,也因為如此,
    「我們跟著客戶走」,他說,「可口可樂、百事可樂到哪,我們就到哪」。
  3. 3
    「沒人要去的地方我去」黃資傑走反方向的路

    黃資傑巡視廠房。 記者黃義書/攝影

    緬甸宏全總經理黃資傑,他報考救生員,也考上救生教練,他跟著學衝浪,學習如何抓住每個浪頭,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。

    宏全國際集團是台灣最具規模的包裝材料製造商,全台灣有80%的保特瓶蓋都出自這家公司。

    黃資傑目前是宏全國際集團的前鋒指揮,困難的、吃力的、需要更多耐心的工作,他是最佳人選。

    他是救護車上的EMT(緊急醫療技術員)也是企業最愛的EMT

    當兵的時候自願到消防隊完成替代役。

    一天跑一萬公尺練體能,又自願上救護車學習急救並拿到EMT(緊急醫療技術員,Emerge cy Medical Technician)執照。

    在企業的海外戰場上,黃資傑總是那個跳出來解決問題的人。

    黃資傑:我個性內向

    他參加外貿協會培訓中心 (ITI)「國際企業經營班」,兩年密集訓練後於2011年進入飲料包材製造商宏全國際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  他認為,從「國企班」學到的本事可以讓宏全這個傳統產業走向國際化時幫上一點忙。

    黃資傑先在宏全國際東南亞總部泰國擔任部門主管,2014年外派越南廠代理廠長後升任獨當一面的區域大廠廠長,2015年協助宏全設立緬甸包材廠並擔任總經理。

    刻意改變個性

    黃資傑台北醫學院醫務管理系畢業,畢業時他對未來茫然,兩年「國企班」訓練,他努力做「外向一點的學生」。

    他成了一個「違反個性的人」,更願意和外國人聊天,英語大進步。

    需要上台報告時,他主動舉手,替代役時在消防隊、救護車上學到的本事證明他有能力迅速在混亂中理出頭緒。

    他有一套「不要臉哲學」,強迫自己由內向變外向,儘量幫助別人,事情就會往正面方向發展。

    走到哪都有考驗等著他 黃資傑:沒人去的地方我去!

    2011年起常駐泰國,那年泰國南部淹大水,黃資傑所在地區淹水達一公尺。

    駐泰國期間他常出差緬甸,試探緬甸產業及經貿水溫,此時越南廠廠長出缺,他先代理一年再升為區域大廠正職廠長。

    越南廠廠長出缺,原因在業務、財務及人事無法整合,有衝突、有流言,這些在黃資傑眼中「都是機會」。

    流言,若是真,他認為就該去克服困難;流言若是假,他覺得正是整合訊息的時機會。

    黃資傑是當時唯一覺得可以到越南發展的人,既是機會,他不想放棄這個可以獨當一面的挑戰。

    他說:「沒人要去的地方,我去。」

    他從代理廠長開始,整合員工並克服困難,最終升為廠長。

    內憂處理完,卻又遇上「513反華暴動。黃資傑又一次在挑戰中證明自己可以在混亂中理出頭緒,並把可能損失降到最低。

    越南513那一晚……



    「我要回工廠,工廠不能沒有主管在」,他說。

    「513」那天,黃資傑到胡志明市出差,看著路上呼嘯而過的摩托車隊,越南人拿著國旗吶喊,這些人都是往工業區前進。

    黃資傑身為宏全越南廠負責人,當年才29歲,工業區各友廠訊息回報,他對照地圖,暴民離宏全廠房越來越近。

    黃資傑決定讓所有員工回家,只留下「死忠」的越南幹部面對暴民更大一波失控破門、砸玻璃。

    他和幹部把所有燈光關掉,從窗縫中用手機拍攝下驚險畫面。

    暴民先毀掉所有監視器,避免留下證據,他們不破壞生產設備,防止就業損失,這些都是警告性破壞。

    從513他學到……


    「513」讓這位不滿30歲的台灣廠長「最糾結」的是,他要決定是否犧牲營收暫時撤廠,防止越南暴民放火燒廠房。

    所幸「死忠」的越南幹部站在廠方及黃資傑這邊,暴民掃過的宏全廠房快速復工,黃資傑也報請總公司決定在「513」期間仍發全薪給越南員工。

    他說,平常照顧好越南幹部成為「樁腳」,遇到狀況他們才會站在第一線保護廠方,否則他們最熟悉廠內運作,帶頭搞破壞時會更難收拾殘局。

    黃資傑計算,「513」造成宏全越南廠的所有損失,僅有不到台幣五十萬元,這還包括停工期間照樣發出的薪資。

    住在這個國家很重要

    越南-->緬甸

    宏全要開設緬甸廠的任務,也落在黃資傑身上。

    黃資傑說,緬甸飲料市場以每年40%的速度增長,也因為如此,「我們跟著客戶走」。

    他說,「可口可樂、百事可樂到哪,我們就到哪」,宏全由製造瓶蓋、瓶胚開始,一路「向下整合」,替飲料商客戶包辦製作飲料在內的大部分製程,客戶只要把錢用在行銷配送。

    在緬甸工作,他要把自己套上緬甸式思考之外,還要顧及總公司利益。

    從2011年駐守泰國時他就常出差到緬甸,出差是當客人,就像許多常出差的台灣年輕人一樣,累了,就回溫暖的家,完全可以忘記緬甸的事情。

    設廠,黃資傑要的是全身心地投入。他把自己變身為緬甸的一份子。

    進駐與住進緬甸



    「住」進緬甸

    「住在這,交的朋友、吃的菜、看的新聞,全是緬甸的,才能更瞭解他們的文化思維。」黃資傑比較出差與常駐國外的差別。

    黃資傑也以旅行為例,出國旅遊有三個層次。

    參加旅行團是一種,全團可能都說中文。背包客是第二種,可以和同行者溝通並瞭解對方文化。長住在不同文化的地方,語言聽久了會懂,也等於是另一種深度文化之旅。

    他舉例什麼才是「當地思維」,有次為了報價的事和緬甸人打交道,對方一直說「好、好、好」,但這裡人說好,是「我瞭解了、我知道了」,不代表「我同意」,「acknowled e not agree」。

    黃資傑:我有自己的路

    黃資傑成長在一個外派家庭,父親在柬埔寨工作,是他「往外開拓的引領者」,父子兩人一年一會。黃資傑參加貿協「國企班」,也是父親的建議。

    父親當時說,就算念研究所多一個學歷,「還是在象牙塔」,不如藉由「國企班」磨出經驗。

    父親的建議更堅定黃資傑「走自己的路」,「他(父親)做他的,我也要走一條自己的路」。

    黃資傑能不去柬埔寨就不去柬埔寨,去了父親的地盤,「靠爸族」的說法就會如影隨形跟著他。

    再往西走

    從台灣到泰國、越南、緬甸,黃資傑還要「再往西走」。

    「沒有人能保證在同一家公司待一輩子」,黃資傑2011年起派駐海外,都在東南亞,他從部門主管做到區域大廠廠長、總經理,也參與開發新市場、籌設新廠,他的新挑戰目標在更西邊。

    宏全國際已在非洲莫三比克設了非洲第一家「非洲宏鑫(莫三比克)控股有限公司,生產飲料包材,準備發展非洲市場。

    從頭開始,對黃資傑一點也不陌生,他習慣從一片混亂中找到自己的目標,運用個人專長及團隊力量。

    他以緬甸廠為例,「有一個良好的團隊在緬甸是成功的必要條件之一,緬甸制度、法規不透明,各種條件都匱乏,良好的團隊才能克服各種問題。沒有人要去的地方,他願意去。這已經贏過許多競爭者了。


    緬甸市井小民生活景況。 記者黃義書/攝影


    緬甸漁民出海作業。 記者黃義書/攝影


    越南513暴動。 圖/黃資傑提供
回總覽